老司机默沙东(默沙东老板)

老司机默沙东(默沙东老板)

默东总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,全球员工约70,000人,是一家以科学研究为基础,致力于医学研究、开发和销售人用和兽用创新产品的跨国制药企业。默克公司曾16次获得《财富》杂志评选的“美国十大最受赞赏公司”称号,连续十余年蝉联全球最大制药公司。默沙东的成功离不开创新药物的大力研发。在中国医药行业从模仿向创新转型的今天,默克高效的研发策略值得借鉴。

美国默克公司的前身默克公司,原是德国默克公司在美国的分支机构,其根源可以追溯到17世纪。1668年,弗里德里希·默克在德国达姆施塔特买下一家药店,改名为默克天使药房。从此,家族企业代代相传。直到1827年,海因里希·默克将药房改造成制药厂,成立了E. Merck AG公司,开始了吗啡、可待因和可卡因的工业化生产。1899年,海因里希.默克的孙子格奥尔格.默克接管了德国默克公司在纽约的分公司,并成立了默克公司,主要负责产品进口和分销。1903年,默克在美国的第一家工厂在新泽西州落成。

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美国政府将默克公司作为敌方资产没收。1917年,乔治·默克将属于德国总公司的80%股份交给了外星人财产保管人,自己保留了20%。从此,美国默克和德国默克断绝了关系。然后,美国政府公开拍卖了价值300万美元的股份,乔治·默克再次从外星人财产托管人手中买下股份,并签署了不再受德国总公司约束和影响的协议。1919年,乔治·默克完全控制了公司。1926年,乔治·默克去世,他的儿子乔治·沃克·默克继承了公司。1927年,默克公司与抗疟疾药物制造商Powers Weightman Rosengarten合并。1929年,公司的销售额达到1300万美元。

1953年,默克公司与夏普公司和多梅公司合并,成立了默克夏普公司和多梅公司(MSD),形成了一个综合性的跨国药品生产和分销行业。根据德国默克公司与美国默克公司的协议,默克公司只能在北美(美国和加拿大)使用“默克”名称,在美国以外使用“默克”名称。从此,德国默沙东与默沙东的关系彻底撇清。

20世纪三四十年代是医药工业发展的黄金时代,抗生素、维生素、消炎药相继问世。一些化学企业开始将注意力转向药物开发,一些企业还建立了现代RD机构。1933年,默克公司在美国建立了一个大型研究实验室,并陆续招募科学家。短效麻醉剂乙烯醚(Vinethene)很快就从这个实验室诞生了。随后几年,默沙东相继研发出链霉素、可的松、苯扎托品、氢氯噻嗪等药物,开创了治疗多种疾病的先河。

乔治·w·默克虽然是个富二代,但他是个杰出的企业家,是个有远见的科学家,为默克新药研发的历史写下了最好的开头。1950年,乔治·w·默克发表了一个著名的演讲:“我们应该永远记住,药物是为人类而生产的,而不是为了盈利。只要我们坚持这个信念,利润就会随之而来,永远到来。我们记得越多,利润就越大。”这不仅成为默克的核心价值观,也是许多企业家的座右铭。在乔治·w·默克的领导下,美国默克赶上了制药工业发展的黄金时代。从1925年接手公司到1957年去世,他把一个年销售额600万美元的小厂改造成年销售额过亿美元的综合公司。

1950年,詹姆斯·凯瑞甘继任首席执行官。在凯瑞甘执政期间,美国默克公司完成了与东沙公司的合并,组建了“默克公司”。1955年,凯瑞甘离任,由约翰·康纳接任。康纳对默克的贡献主要是国际化,他把一个美国制药巨头发展成了国际制药巨头。到他离任时,默克的药品销售额已经超过了2亿美元。

老司机默沙东(默沙东老板)

虽然默克没有像辉瑞那样通过并购在短时间内赢得巨额财富,但默克赢得了世界的尊重。因为乔治·w·默克的核心价值观,默克不仅走出了诺奖得主,也走出了像瓦格罗斯这样的慈善家。

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,抗生素产品的数量一直在增加,竞争也一直在加剧。然而,随着治疗水平的提高,开发新产品的难度逐渐加大,医药行业的发展似乎出现了“瓶颈”。与此同时,多元化发展战略在世界范围内开始流行。多元化的优势在于节约企业运营成本,产业链快速扩张,收入快速增加。随着多元化理论的逐渐形成,大大小小的企业都开始拓展业务,从相关多元化发展到非相关多元化,掀起了一股轰轰烈烈的收购浪潮。在1950年上市的世界500强公司中,多元化收入仅占38.1%,占总收入的25%,而在1974年这一数字上升到63%。虽然多元化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一种“时尚”,但只有少数企业在多元化浪潮中享受到了“好果子”。由于盈利困难,大多数企业在20世纪70-80年代纷纷剥离这些边缘业务。

1965年,亨利·盖德森成为默克公司的负责人。在Gadsen的领导下,默克公司还大力开展多元化经营,先后收购了水处理化学品和服务供应商Calgon、滴眼剂制造商Chibret、特殊化学品制造商Kelco和工业制冷设备制造商Baltimore Aircoil。卡尔冈,一家医疗保健公司,成立了…从表面上看,多元化的结果非常吸引人。1973年,默克的销售额超过了10亿美元。然而,事实上,像大多数企业一样,默克的多元化部门并没有贡献多少利润。由于盈利困难,许多业务很快被剥离,只有一些业务保留下来,包括Kelco,一直保留到1995年。

默沙东的多元化战略没有吃到“好果子”,医药业务却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拖累。在整个加森时期,除了希尼美(卡比多巴/左旋多巴),默沙东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新药上市。随着20世纪50年代上市新药的专利逐渐到期,默克的制药业务逐渐陷入困境。

虽然默克的多元化延缓了60年代的制药业,但加森支持药物研发的承诺并没有“含糊”。在加森执政期间,默克公司在RD的投资增加了两倍,从3200万美元增加到1.25亿美元。虽然上市产品不多,但还是省了不少“家底”。1976年,Gadsen退位,法务部出身的John Honran接管了公司。在默克的历史上,这被视为一位杰出的CEO。在新任首席执行官的领导下,该公司将战略核心重新聚焦于制药。为了解决产品线单薄的问题,他不仅大力推广RD,还积极与其他公司签约合作。在洪兰执政期间,Waglos成为默克公司的RD领导人,默克公司的制药业务迅速恢复。

20世纪60-70年代是创新药物发展的黄金时期,许多降压药和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市场价值很快显现出来。霍兰上台10年来,默沙东陆续推出肝炎疫苗、噻吗洛尔、依那普利、头孢西丁、舒林酸、二氟尼柳等知名产品,药品销售开始快速增长。除了推动药物开发,Honran的策略是加强营销,积极与其他公司合作。1982年,默克公司与Astra和Shionogi达成协议,成为它们在美国的产品代理商。

洪兰的策略非常有效。从1981年到1985年,默克公司的销售额稳步增长,从26亿美元增长到35亿美元,年均增长率为9%。1984年,Honran宣布默克已经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制药公司。1985年,鸿兰因其出色的经营业绩获得华尔街特兰奖金奖。

Honran的成功模式主要有三点:高产的RD、优质的生产和优秀的营销,而高产的RD离不开一个聪明的领导者,那就是P. Roy Vagelos。瓦洛斯于1973年加入默沙东,先后为默沙东带来了许多著名的药物,对默沙东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在瓦格罗斯担任RD部门负责人期间,默克公司的高收益RD成为整个美国的典范。霍兰于1986年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,瓦格洛斯成为他的继任者。瓦洛斯成为首席执行官后,RD的支持进一步加强。RD投资从1987年的5.7亿美元增加到1994年的12.3亿美元,RD投资的比重增加到12%左右。曾经有人问他,短时间内没有产品影响公司利润怎么办?他的回答是,他将缩减市场部、销售部和总部,但不会缩减RD部门,因为RD是公司的未来。

除了重视RD,先进的RD思想也是瓦格罗斯成功的原因。战略上,Vaglos主张用大量资源围攻少数重要项目,一旦确定好项目,就一往无前。瓦洛斯的策略是“挑选赢家”,战术上主张充分了解疾病的发病机制,然后找到改变这一过程的关键靶点。他的策略最成功的案例是洛伐他汀。当年,三公制药公司的美伐他汀在动物身上显示出毒性,迫使三公公司停止了临床试验。然而,Vargros花费了大量的资源和三年多的时间彻底弄清了这种毒性的性质,并说服FDA这只是一种高剂量的药理学现象。但是,如果遵循目前“失败早,失败便宜”的策略,默沙东就不会有洛伐他汀。

在整个瓦格罗斯时期,默克公司推出了许多成功的药物。1985年上市的Vasotec(依那普利)解决了卡托普利的味道(金属感)问题,尽管它是一种更好的药物。该产品上市第二年销售额就达到5.5亿美元,1988年成为默克公司历史上第一个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药物。除了依那普利,在瓦格罗斯执政的这段时间,默沙东还研发了很多重磅药物,如洛伐他汀、辛伐他汀、氯沙坦等,其中洛伐他汀和氯沙坦为一流。

Gloss是乔治·w·默克核心价值观的继承者,他也将这些价值观发扬光大。他不仅将默克推向了历史的巅峰,还积极开展人道主义事业,使默克成为最受尊敬的制药公司。他在执掌默沙东时,以700万美元的价格向中国转让了重组乙肝疫苗技术。后来,默克公司在中国培训中国工程师和外籍员工的花费超过了这个数目。此外,瓦尔格罗斯还支持伊维菌素的研发,并长期向非洲免费发放这种药物,从而使河盲几乎灭绝。在这项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中,默克直接花费了超过2亿美元。因为伊维菌素对河盲症的巨大贡献,默克科学家也获得了2015年的诺贝尔奖。此外,在Vargros的领导下,1987年,默克公司与竞争对手分享了治疗人类免疫缺陷病毒(HIV)的研究成果,为艾滋病的防治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老司机默沙东(默沙东老板)

在整个80年代,两位首席执行官的成功表现使默克公司的利润翻了三倍,处方药销售额在1990年达到52.2亿美元(IMS),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药公司。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,默克公司的RD管道不再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高产。虽然默克在1995年至1999年推出了15种新药,但这些产品主要是在瓦格洛斯时期积累的“财产”,吉尔马丁的成就主要是将其推向市场。为了应对RD的“困境”,默克公司开始积极与其他企业合作,并于1993年收购了药品经销商Medco,希望找到另一种销售药品的方式。在整个90年代,默沙东在佐科(辛伐他汀)、科素亚(氯沙坦)、福善美(阿仑膦酸)和顺尔宁(门罗斯特)的支持下,销量持续快速增长,平均增速几乎与80年代持平。然而,90年代中期以后,默沙东的隐忧逐渐显现。除了RD管道的“瓶颈”,Vasotec、Pepcid、Mevacor和Prilosec等看家品种仍面临专利悬崖,默沙东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。

然而,面临这种困境的药企远不止默克一家。随着RD成本和失败风险的快速增加,以及创新药物黄金时代积累的重磅产品日益走向专利悬崖,许多制药巨头感受到了生存压力,于是制药行业再次“动荡”。为了突破这一瓶颈,许多制药巨头都采取了强强联合的措施。从1996年到2000年,汽巴佳吉先后兼并了山德士、阿斯特拉和捷力康,葛兰素威康和史克毕成,辉瑞和华纳兰伯特。“世界上最大的制药公司”默克公司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然而,世界在变,吉尔马丁却选择了“保持不变”。

然而,“强强联合”的力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,医药行业的格局迅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2000年,合并后的辉瑞和葛兰素史克销量超过默沙东,默沙东失去了15年的宝座。IMS数据显示,辉瑞以231.5亿美元的处方药销售额排名全球第一,葛兰素史克以220.4亿美元排名第二,默克以164.9亿美元排名第三。2000年后,辉瑞相继吃掉法玛西亚和惠氏,赛诺菲和安万特完成合并。资源重组后,医药巨头如凤凰涅槃,竞争力得到极大释放。处于单打独斗模式的默克被甩得越来越远。2009年,默沙东的销售额仅为274亿美元,其中药品销售额为252亿美元,远远落后于辉瑞、赛诺菲安万特和诺华。

有人认为吉尔马丁可能会选择“单干”模式,原因有二。首先,默沙东的经销商默克-梅德科(Merck-Medco)建立了当时全球最大的互联网药店merckmedco.com,并于1999年与CVS达成协议,在这家网上药店共同销售OTC和保健品。第二,支持药物研发的承诺。他对RD管道非常乐观。他认为,默克管道中有几个很有潜力的产品,那些产品有望很快上市,迅速发展成一鸣惊人。实际上,吉尔马丁算错了。一方面,Medco从默克公司手中接收后,销售额迅速增长,从1992年的25亿美元增长到2002年的326亿美元,但此后光明的销售额几乎“无利可图”,利润仅从1992年的1.38亿美元增长到2002年的3.62亿美元,占默克公司总利润的不到1%。由于没有希望,默克公司最终在2003年剥离了该公司。另一方面,他一直盼望的重磅炸弹并没有如期而至,尤其是他当时最盼望的抗抑郁新药。

更让吉尔马丁难受的是,2004年,重磅药物罗非考昔因安全性问题被摘牌,默沙东的销售和声誉遭受致命打击。

2003年,罗非考昔的销售额达25亿美元,全球有8000万患者服用该药。一些分析师预测,默克将面临高达180亿美元的赔偿费用。这种巨大的“变化”让默克进一步陷入了“困境”。

吉尔马丁于2005年辞职,理查德·克拉克接任该职位。克拉克对默沙东的功勋主要是解决了罗非昔布诉讼,完成了对先灵葆雅的收购。合并后,新默克销售额几乎翻倍,2010年达到460亿美元,药品销售额重回全球前三。

尽管近年来的道路有些曲折,但就整个历史而言,默克是非常成功的。作为德国默沙东的“弃子”,现在的莫东在德国已经远超默沙东。虽然默克没有像辉瑞那样通过并购在短时间内赢得巨额财富,但默克赢得了世界的尊重。因为乔治·w·默克的核心价值观,默克不仅走出了诺奖得主,也走出了像瓦格罗斯这样的慈善家。

默克的成功主要依赖于创新药物的研发,其强大的RD部门是首席执行官们持续支持的结果。然而,默克因为研发而“起步”,也因为研发而“倒下”。除了乔治·默克和乔治·w·默克,其他CEO大多有法律背景,很少有人有RD和BD背景。由于首席执行官的背景不同,他们使用不同的RD战略。新药的研发环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,研发的趋势只有研发出身的人才清楚。在默克退休后,Varos加入了生物制药公司Regeneron,该公司在Regeneron的发展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然而,瓦洛斯的继任者吉尔马丁在默沙东的管理中选择了“单一工作模式”,延误了布局生物产业的时机,并对RD管道过于自信,导致了2000年后销售增长乏力的窘境。

因为默克几乎没有BD背景的CEO,所以在产品线拓展上,默克只能走“重视RD,忽视MA”的路线。当然,这与默克的核心价值观有关。事实上,选择这种模式的企业近年来日子不好过,RD成本高,RD回报率低,专利悬崖,很多企业陷入困境。相反,采用MA战略的公司通过快速扩张产品线赚得盆满钵满,并反哺RD,公司规模迅速扩大。此外,收购RD小公司,获得有价值的研究项目来补充RD管道,已经成为制药巨头药物研发的主流思路,然而,直到2014年,默沙东还没有看到明显的动作。

总之,对于一个制药巨头来说,成败不容忽视。虽然默克过去20年的业绩有些不尽如人意,但在富卫泽上任后,默克的RD模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。随着Keytruda销量的增加,默沙东的营收将重回上行区间。

◎来源|微信微信官方账号“药房”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47656099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
上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下午4:19
下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下午4:19

相关推荐

  • 男羊女鸡什么时候结婚最好(属羊男与属鸡女几月结婚好)

    当提到2021年是最佳婚期的时候,我们都知道有人问二月的羊人和二月的羊人2021年什么时候结婚。另外,有人想问,2021年2月,男蛇女鸡哪一天结婚?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其实2001年农历2021年十月蛇女结婚有哪些最好的日子?我们来看看二月的羊男和二月的蛇女是几月结婚的。希望能帮到大家! 2021年是最佳婚期。 1.年份是结婚日期:二月的羊人和二月的羊人会…

    2022年5月28日
    1
  • 孔子学琴于师襄子(孔子学琴的故事)

    孔子向石祥子学琴。学了十天,他还是没学会一首新曲子。石祥子对他说:“你可以增加学习内容。” 孔子说:“我已经熟悉了音乐的形式,但我还没有掌握方法。” 过了一会儿,石祥子说:“你已经掌握了演奏的技巧,可以增加学习内容了。” 孔子说:“我还没有掌握音乐的意境。” 过了一会儿,石祥子说:“你掌握了乐曲的意境,可以增加学习内容了。” 孔子说:“我还不知道作者。” 过…

    2022年6月3日
    2
  • 怎么能让头发长快一点(如何长头发快)

    男生平均头发生长速度为0.02-0.05cm/天,约为1-1.5cm/月,约为18cm/年。女生平均头发生长速度约为0.03-0.06cm/天,约为1.3-2cm/月,约为20cm/年,但头发生长速度约为20cm/年。 男生长发表现一般都很帅,也有长发慵懒的表现。但是男生怎么留长发呢?这样对待我们的头发,才能更好的保护后面我们想要的头发。 我的头发到脖子到齐…

    2022年5月28日
    0
  • 嚎叫有几部(嚎叫2015豆瓣)

    谢 1955年10月13日晚,旧金山一家名为“第六工作室”的酒吧即将举办独奏会。门外的招牌上写着一句很吸引人的口号:“各种天使齐聚。酒、音乐、舞者、严肃的诗歌和启蒙都是免费的。” 晚上9点,酒吧里座无虚席。房间里充满了酒精和烟雾。一名30多岁的男子走上舞台,站在讲台后面。他相貌英俊,身材匀称,穿着黑色西装,没有打领带,领口敞开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手里拿着厚厚…

    2022年6月29日
    0
  • 怎么让竖的文字居中(怎么把竖排的文字居中)

    今天,边肖想和大家分享“如何在word中使文字垂直居中”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。 操作方法 [步骤01] 先在电脑桌面找到“Word”,双击鼠标左键打开。 [步骤02] 然后,输入您想要在空白色文档中垂直排列的内容。 [步骤03] 选中文本并单击鼠标右键,单击文本方向。 [步骤04] 下图显示了以下设置。设置后确认即可。 [步骤05] 至于对中,就这么简单。只需…

    2022年6月2日
    2
  • 十二生肖婚姻配对禁忌(婚姻属相配对禁忌相)

    婚姻属于异性。 中国古代一直有生辰八字的说法,一旦发现一男一女不合,两家人就会互相殴打,想尽办法阻止他们约会。你得结婚,更别说结婚了。八字比较严,更严重的是会因为生肖不合而影响婚姻。这种说法现在听起来很好,但在中国古代,没有婚姻自由,永远是父母的生活。据媒人说,长辈觉得你们合适,就算没见过面也要在一起。如果你认为你们不合,即使恩爱的两会分开。 十二生肖是十二…

    2022年5月28日
    0
  • 一缕青烟上云天(一场烟雨一片晴)

    南方 参观博物馆时,特别容易被古老的陶瓷所打动,从良渚文化的平足陶鼎到唐代的三色彩陶俑,从窑的青釉碗到元青花牡丹的云龙纹罐,从明成化的斗彩鸡罐到清乾隆的粉彩空瓷瓶。三色艳丽,天蓝色纯净,青花淡雅,斗彩粉彩润泽。 为了还原历史,修复成为古陶瓷修复的重头戏。上海博物馆修复中心主任蒋道银就是一个杰出的人。他工作了40多年,精心修复了上千件古陶瓷,其中一级文物700…

    2022年6月26日
    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