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童保护发起人孙雪梅大多数实施性暴力的人是机会犯罪

七月

《京华时报》前时政记者孙雪梅非常关注这些儿童性侵案件。

“女童保护”公益项目提出后,得到了广泛的支持。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“少女保护”统计了公开报道的数据。其中,在4年时间里,受害儿童人数超过2568人。据专家估计,中国可能至少有2000万儿童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性侵——这已经超过了许多国家的人口总数。坏人会写在脸上吗?不,这是常识。但如果你知道这是常识的话,儿童性教育和儿童防性侵教育在我们的儿童课本里还是一片空白。

幸运的是,爱心人士和公益组织已经行动起来。从2013年开始,“女童保护”一直在做儿童防性侵的教案、手册、培训讲师,并走向一线课堂给孩子们上课。从认识自己的身体开始,教人哪些部位不能碰,危险发生时人太多人太少的情况如何处理,同时促进法制的不断完善。2015年,在各种力量的推动下,国家终于废除嫖宿幼女罪,将其纳入强奸罪。下面就和孙雪梅一起聊聊近年来儿童性侵的环境、保护、新动向,以及为什么在娱乐时代需要关注儿童性侵预防这个命题。

记者:近年来进入你视野的儿童性侵案件有哪些?

孙雪梅:这太多了。我们的“女童保护”志愿者每天都会对媒体公开报道的儿童性侵案件进行统计。有几个案件引起社会极大关注或者特别恶劣,比如在南京南站候车室,哥哥公然调戏姐姐;在重庆医院的大厅里,一个叔叔把手伸进他侄女的裤子里想调戏她。还有一个四川宜宾的12岁留守女童,被亲戚性侵后生下孩子,遗弃在桥下。

记者:“少女保护”统计了多少起案件?

孙雪梅:我们统计了4年来媒体公开报道的1,401起儿童性虐待案件,受害者超过2,568人。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一组数据。从2013年到2016年,全国法院审结了10,782起猥亵儿童案件。平均每天在司法审判中有7起以上的猥亵儿童案件。娈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性侵儿童也包括强奸,但不完全统计。而且公开报道的也就那么几个,背后还是有大量的人没有走司法程序。有专家估计,隐性案件率是1比7,那么这样看来,性侵儿童的可能性真的不亚于交通事故。

记者:什么样的人在实施性暴力?

孙雪梅:事实上,你看不到一个实施性暴力的人的任何特征。他不分职业,不分年龄,甚至不分性别。我们可以看到是男性进行的,但也有女性。所以我们会告诉孩子,坏人不是写在脸上的。我们见过那么多案例,有老师,有人大代表,有官员,有小超市老板,有保安,有校车司机,有亲戚,甚至有亲生父亲。

记者:实施性暴力的人中有很多恋童癖吗?

孙雪梅:很多人会有这样一个误区,就是性侵儿童的人有恋童癖吗?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偶然犯罪,并不是真的有恋童癖。很多人都是即兴发挥,觉得犯罪成本很低。其实我特别希望有机构能对性侵儿童的罪犯进行研究,从而找出他们的动机和背后的一些东西。性侵儿童的现象不是中国独有的,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,所以将来是否能拿到台面上来研究,还有待观察。

记者:我之前看到过一个说法,就是那些将犯罪之手伸向比他弱小的妇女或儿童的人,很多都是身体不健全的。

孙雪梅:有这样一种说法,事实上,那就是他觉得开始很容易。他会向弱者伸手,不一定代表他有性问题。很多人一开始不用找孩子,但是有了第一次之后就不会罢休。性侵儿童罪确实如此。如果没有外界干预,他不会自动终止。所以越来越多的孩子会受到伤害。

记者: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些罪犯与性压抑有关。你认为这种说法正确吗?

孙雪梅:有一些孤独的老人或单身汉性侵儿童的案例。这可能跟他们的性需求得不到满足有关,但是你再怎么性压抑也不能对孩子怎么样吧?如果把儿童性侵罪和性压抑联系起来,我认为是为他们开脱的借口。

记者:这两年性侵案件有什么新动向吗?

孙雪梅:从曝光的情况来看,南京南站和重庆医院的案例表明,公众的意识有所提高。人们不再认为这是一个家庭的事情,而是认为侵害儿童权益应该下一步行动。另一个明显的趋势是网络犯罪。比如小花仙子的游戏,有人直接让孩子裸聊,有人拍摄孩子的色情视频,流入网络淫秽市场。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更高的到达率,行骗手段也在升级。

记者:国外有学者将儿童性侵的预防分为三个阶段。第一阶段就是看到这个现象。第二阶段是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,并开始有意识地解决它。第三阶段是这个问题已经上升到社会共识的层面。你认为中国处于什么阶段?

孙雪梅:我认为它仍然在一和二之间。很多大城市的人已经意识到,他们会主动邀请我们去教书,但在农村和一些地区,即使谈论性也被认为是不好的。我们也看到一些儿童保护领域的人和部门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,他们有必要带领那些还处于第一阶段的人进入第二阶段,然后走得更远。我做女孩保护已经很多年了。从2013年开始,我们在教学的时候,家长就在门外听着,怕我们把孩子教坏。当家长们主动和我们握手,一些落后地区的乡镇干部和老师给我们发邮件,要求我们上防性侵教育课的时候,我发现大家都变了很多。但是二八定律说,当80%的人都意识到的时候,就会有更大的推动。在这个阶段,我之所以说还没有完全达到第二名,是因为可能80%的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很严重。

记者:国外从意识到这个问题很严重到相对完善的过程是怎样的?

孙雪梅:在美国,梅根法案是由一名7岁女孩被性侵引发的。该法案规定,性侵过儿童的人出狱后必须佩戴GPS手环或脚链进行追踪,以避免嫌疑人二次作案;有一部电影《大熔炉》改编自韩国的一个真实故事,就是男生在学校被老师性侵,直接促成了韩国大熔炉法的出台。一些国家,比如波兰,德国,包括韩国,对严重性侵儿童,犯下很多罪行,尤其是恋童癖的人进行化学阉割。目前在国内还看不到。当然这个会有争议,但是我觉得在儿童权利面前,应该是儿童权利的最大化。

记者:为什么中国缺乏性教育?

孙雪梅:这和我们的传统文化有关。千百年来,我们都认为性是禁忌和肮脏的,甚至是与性有关的生理知识。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有一节课讲的是一种叫斑鸠的鸟,但是因为和我们当地男性生殖器官的别名一样,每次来这里,老师都翻了个身,不发这个字的音。你可以看到这个关于变性的讨论有多严肃。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,2015年,我去西北农村讲课,当我说“背心短裤遮住的地方是身体的私处,别人不能随便看或摸”时,一个小女孩立刻用手捂住了眼睛,让她恶心。后来才知道,成人世界传达给她的观念是不可描述的,肮脏的,禁忌的,所以她觉得很恶心。

为什么性教育不能普及,也是因为我们这一代人,或者说我们的上一代人,已经通过日常的行动,潜移默化地把这种变性的观念传递给了孩子。还好这几年我们做了一些改变,但是这种方法太激烈了。你是在看过大量的儿童性侵案例之后,才真正关注到这个问题的。我不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因为这类案件而关注孩子的性教育。

记者:“少女保护”现在的主要工作是什么?

孙雪梅:实际上,“女童保护”的工作分为两条线,一条是自上而下,另一条是自下而上。自下而上就是我们做专业的教案,培训考核讲师,然后去一线教孩子,教家长,教老师;另一种是自上而下,也就是推动政策,完善法律。比如把预防性侵教育纳入常态教学,比如完善国家监护制度,比如推动建立性侵儿童民事请求权的保护,包括推动未来一定程度的罪犯信息公开,禁止其从事儿童职业,等等。我们最终希望的是整个机制的建立,防治结合,让孩子少受性侵害。如果她们真的被性侵,会有一整套的方案来保障她们的生命。

记者:那我就有一个问题。对于一些针对孩子的防性侵教育,孩子没有抵抗力。如果真的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他们会怎么做?

孙雪梅:我们会根据人数和人数的不同来教孩子如何应对性侵。人多的时候当然会喊。我们会教孩子两句话:“我不认识你,别碰我”和“我还没满14岁,你想坐牢吗?”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会寻求身边指定人的帮助。如果周围人少,首先要大声拒绝和反抗,因为有些人只是在考验你。如果他不让你离开,而是转向暴力,我们会告诉孩子不要再大声哭闹,转向机智逃避。你可以骗他说你给我买了颗糖,或者说我要上厕所,等等。如果逃不掉,就默默记住坏人的特征,你的身高在哪里,穿什么衣服,有没有戴眼镜,有没有伤疤等等。,并在他伤害你的地方或沿途留下一些痕迹或线索。最后,如果有性侵行为,我们会告诉孩子,不是你的错,是坏人犯了错,他应该受到惩罚。然后,不要慌,尽快告诉家长,在家长的陪同下去医院检查,千万不要马上洗衣服、洗澡。你会发现这都是常识。我们不是教孩子用身体对抗对方,而是要有这种意识。绝大多数的犯罪真的是在考验你的底线,职场性骚扰也是如此。如果你一开始就严词拒绝,他一般不会进行下一步。

记者:NGO的名字叫“女童保护”。有人说那男孩呢?

孙雪梅:为什么叫“保护女孩”这个名字?它是在2013年发起的,因为发生了大量性侵女生的案件,是由全中国几百名女记者联合发起的,所以我们把它命名为保护女生。当初我们的目的真的是为了普及和提高女生的防范意识,但是很快就看到有男生被性侵的案例。然后我们研究了国内外防性侵的经验,包括寻求专家建议。2013年9月第一次上课的时候,男女都在一个班。

那为什么不改成“儿童保护”呢?首先,“少女保护”已经备案并有了相关名称,品牌需要一个延续性。此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。儿童保护的领域非常广泛。虐待、家暴等伤害都属于“儿童保护”范畴。“女童保护”很容易与防止性侵联系在一起,从情感认同的角度来看也很容易被接受,所以我们继续使用“女童保护”这个名称。但我们的目的是普及和提高孩子的防范意识,保护孩子免受性侵。所有的课都是男女生一起教,孩子也是男女生一起保护。

记者:您刚才提到了品牌这个词,挺有意思的。做NGO需要品牌吗?

孙雪梅:当然,非政府组织、社会组织和非营利组织需要品牌,也需要知识产权的保护。最近有人更改了我们的教案和我们的标识,所以我们的法律办公室将处理此事。对于公益组织,你还是要保护品牌和产权,关键是标准化和规范化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47656099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
上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下午4:51
下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下午4:52

相关推荐

  • 属鼠的和属虎的合财吗?(属虎和属鼠的人在一起合不合财)

    老鼠和老虎分享财富吗 李文 干:甲子韦辛任申陈佳生肖鼠海金命男 坤造:土生土长在丙寅、辛卯、壬辰、戊戌生肖的虎炉中的生命之火。 男的海中金配女的丙寅炉中火。男金女火不太一样。半路离开家乡,不愉快地吵架,互相原谅对方好运。公鼠配母虎,儿女同生,生肖相合。在1898年,男人没有和女人结婚。天地互利稳定,地支刑常斗。 男命配女命,天干更深情,地支合女夫。男女生而为…

    2022年5月28日
    3
  • 看大局,抓关键,换位思考(立足全局换位思考主动沟通及时补位)

    苏希龄 王金南说,会展行业和旅游业一样,是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。据他介绍,1月24日,河南省发布通知,河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暂停大型公众聚集活动,1月25日,河南启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一级应急响应。随即,郑州、洛阳等地的展馆发出了2、3月份展期的通知。他所在的驻马店国际会展中心宣布推迟2020年3月全国农业机械及零部件展、团车惠民…

    2022年6月20日
    0
  • 近代妇女解放运动(中国妇女运动史)

    妇女解放运动是全国人民解放运动中的一个环节,所以陕西妇女运动与解放运动几经沉浮——大革命时期、抗战初期、政协时期。 1925年下半年,杨虎城的军队进入Xi,国民党和半公开的共产党都成了合法组织。但是当时国民党内的大部分领导人都是我们的同志,因为很多国民党人物不愿意做那种艰苦的群众工作。 大革命时期,党领导办的联校在内容上和拓大、华大差不多。它培养了许多男女干…

    2022年6月30日
    0
  • 药流大概多少天能干净(一般药流多少天流干净)

    药物流产(简称药流)是使用抗早孕药物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终止妊娠的目的。女性怀孕后,体内会产生一种激素——黄体酮。孕酮是维持妊娠的必要因素。米菲。 但是已经10天没打扫干净了。我已经下定决心了。出血通常持续多长时间?我真的。 短效避孕药如21+7或多日纳或复方左炔诺孕酮片影响子宫收缩和止血。(2)不能侍奉皇宫。导致流产不全,但大部分可以一次性清理干净。9人工…

    2022年5月28日
    1
  • 沧桑经典语录(沧月语录)

    沧月的经典语录 1。生活是一场沉重的奔忙,你需要在每一个岔路口不断做出选择。而每一次选择,都会走向另一条完全不同的命运之路。 2.当上帝无能为力的时候,就是魔法穿越众生。 3.上帝创造人类是为了向你展示这个世界有多残酷。 那是两朵不同高度的云 # 8212;你看起来它们在底部重叠,但实际上它们是永远的 # 8230; 5.天上飞,舞了几代,只等今生的相遇。但…

    2022年5月28日
    0
  • 你不来我不老唯美句子(你不来我不老是表达什么意思)

    天胡荽积雪草 有一个女人,不年轻了,四处奔波,不自觉地站在青春的尾尖,依然悠闲地独自一人。还有人替她着急,劝她:“别摘了,越摘越瞎。随便找个人嫁掉。” 她笑了笑,不慌不忙地回答:“我承认我不够漂亮,不够优雅,不够优秀。我没有三毛那样浪漫多情,没有林那样美丽聪慧,没有张爱玲那样才华横溢,没有那样博学多才。我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,但这并不妨碍我找到一个满意的人。我…

    2022年6月24日
    0
  • 电动车换新车多少钱(换电动车车把要多少钱)

    你说的是调速手柄卡住了。里面有一个弹簧。如果要临时用,可以自己拆开,把弹簧除锈。如果换的话,大概20块钱就可以了。买一个配件只需要五块钱,你应该和电动车的维修商接洽。 车的车把被别人弄歪了,自行车还能自己校正。电动车没骑过,不知道价格。 100元的价格就够了,一个车把40元左右。建议不要换,找个修摩托车的拆学校就行了。 然后机修工说车把坏了,然后他换了,还是…

    2022年5月28日
    2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